站内搜索

行业资讯

2016年咖啡圈大事记

来源:云南咖啡行业协会   发布时间:2016/12/28   点击:1136次
                   亚洲市场的崛起
   相较于2015年瞬息万变的咖啡市场,2016年更像是一个趋于沉淀、精品化的过程。放眼整个亚洲市场,它开始在国际舞台上扮演着越发重要的角色。无论是生豆产销量、海外品牌的入驻、赛场上的前三甲、云南咖啡在国际市场的影响力……都有亚洲的身影。同时,国内的咖啡浪潮也依旧热潮不减,开店热潮的脚步比去年减缓少许,也有越来越多咖啡馆开始思考如何更持久的运营,亚洲市场可谓潜力十足。
 
1、 解读全球生豆贸易数据 中国市场潜力十足
   根据国际咖啡组织(International Coffee Organization,ICO)所统计的数据:截至2016年10月,咖啡生豆出口总量为913万袋,约为54800公斤(60公斤/袋),对比去年同期减少28万袋。其中,阿拉比卡出口量为7193万袋,比去年增长272万袋;而罗布斯塔的出口量降幅明显,对比去年减少了345万袋。
咖啡生豆产量
   2016年咖啡生豆全球产量约比去年增长140万袋。巴西依旧位居是全球咖啡生产国之首,其次是罗布斯塔的高产国越南。
 
   尽管阿拉比卡对生长环境要求更挑剔,但因为市场需求的原因,今年阿拉比卡的产量还是远远高于罗布斯塔,比例接近7:3。
    咖啡生豆消费量 供不应求?
    全球咖啡消费量方面,今年比去年增加190万袋,总消费量达14,800万袋,约为888,000公斤。
 
    2014年及2015年的咖啡消费量都高于总产量。而在2015/16产季中,产销量赤字已达330万袋。这意味着,2012和2013年咖啡供大于求的状况,已经发展成为近两年的供不应求。而之前产季递增的储备量解决了现时部分的消费需求量。
 
中国成为潜力最大的消费市场?
    目光转回国内,根据伦敦国际咖啡组织的统计,与全球平均2%的增速相比,中国的咖啡消费正在以每年15%的惊人速度增长,预示着未来中国咖啡行业的发展空间巨大。
中国咖啡人均消费量少 潜力大 从绝对数量上看,中国咖啡总量远不及西方国家;但是以发展角度来看,中国或许是世界上最具潜力的咖啡消费大国,保守预计,若2020年国人人均饮用咖啡为1杯/天,仅咖啡市场将达到500亿美金/年,整个产业链将产生上千亿美金的市场。
 饮用习惯 从速溶到现磨的过渡 全球范围内,现磨咖啡在咖啡总消费量中的占比超过87%,速溶咖啡占比小于13%。而在中国,速溶咖啡是咖啡消费市场最大的板块,占据84%的市场份额,现磨咖啡市场份额仅约16%。反观国内速溶咖啡市场规模的增速,其实不及现磨咖啡市场,主要原因是消费者消费习惯的改变,开始更倾向于咖啡豆消费和去咖啡馆。业者预计2012-2017年速溶咖啡的销售金额平均增速将下降到8.3%。
 
2、 冷萃咖啡&氮气咖啡  咖啡圈新宠儿
    作为近年在欧美国家兴起的咖啡新潮流,“冷萃冰咖啡”成为了今年夏天咖啡界的新网红;而在的星巴克等知名咖啡品牌强大的市场影响下,“氮气咖啡”也成为了今年咖啡业界的热搜词。看似小众的黑咖啡系列产品成为了市场主流。
冷萃热潮
   据《美国食品服务及咖啡市场趋势调查》(Foodservice Coffee Market Trends in the U.S)的数据,目前美国消费者中,10%表示经常喝冰咖啡/冷萃咖啡。实际情况则是,14%的咖啡饮用者均表示已经在咖啡馆或餐厅品尝过冷萃咖啡。根据Mintel网站的研究显示,2014年-2015年,冷萃咖啡的销售额达到790万美元,增长了115%。较2010年相比,五年的涨幅达到339%。
    同样地,冷萃咖啡也正在占领中国市场,受到了时尚青年以及品质人士的追捧。以星巴克数据为例,2015年8月在中国的甄选咖啡店开始供应冷萃,单一门店的供应量大约在120杯/天,常常到了下午3点,这款产品就已经售罄。今年,星巴克扩大了冷萃咖啡的国内市场,还推出了专属的冷萃咖啡豆。除了星巴克,不少连锁和独立咖啡馆也开始供应冷萃咖啡,更有冷萃咖啡的包装产品,如罐/瓶装冷萃,可见冷萃的普及性。
 
氮气咖啡
    除了冷萃咖啡成为咖啡界的新宠儿外,它的升级版氮气冲泡咖啡也是当下另一大潮流趋势。氮气咖啡(Nitro Coffee/Nitro Cold Brew)是今年才开始兴起的新式咖啡。顾名思义,氮气咖啡是在冷泡咖啡(Cold Brew)的基础上,注入液态氮(Nitrogen),让咖啡与氮气融合,制成充满微细气泡、口感犹如黑啤的独特咖啡。
美国的精品咖啡店Stumptown Coffee Roasters可谓是这一热潮的引领者,早在2013年,Stumptown开始尝试模仿黑啤口感的咖啡,最后,他们想到了注入氮气。制作的第一步和冷萃咖啡差不多,咖啡豆研磨之后通过冷水进行萃取,这个过程大概需要18-20小时。之后,将咖啡倒入压力桶然后注入氮气让两者完美融合。而最终呈现时,消费者则会看见类似酒吧里面供应啤酒的“龙头”装置——咖啡师打开“龙头”为你提供一杯氮气冷萃咖啡。小编在前不久的香港咖啡探店之旅中,发现几乎每家咖啡馆都会供应氮气咖啡,虽然目前该产品受众仍很有限,但未来,氮气冲泡咖啡必将登上主流舞台。
3、  CEO退居二线 星巴克或将深化精品咖啡影响力
     尽管置身于第三波精品咖啡文化为主流的咖啡时代,星巴克,这个标志着第二波精品咖啡浪潮的连锁咖啡巨头的每一个动向,也始终能吸引整个咖啡界的目光甚至是路人的关注。2016年,星巴克也是动作频频:
星巴克冷萃系列
    2016年4月,曾在星巴克臻选门店上市的冷萃冰咖啡进入了全国所有门店的菜单板上,同期还新引进了一款专属的“冷萃综合咖啡豆”。星巴克的冷萃方式使用萃取器具Toddy Brewer,通过14小时的常温浸泡萃取而成。虽然不少咖啡品牌在较早前也先后推出冷萃咖啡,但是冷萃咖啡在今年大行其道,不能不归功于星巴克。今年年末,星巴克也在将在北美备受欢迎的氮气咖啡(“气致™冷萃咖啡”)引进国内,目前只有北京和上海的两家甄选门店限量供应。去年的馥芮白,今年的冷萃系列,把精品咖啡骤然变成街知巷闻的咖啡词汇,星巴克的市场推广功力实在不容小觑。
 
进军茶领域
    2016年8月,星巴克正式在中国市场推出了茶瓦纳,推出两款专为中国市场研发的冰摇茶产品:冰摇桃桃绿茶(或乌龙茶)和冰摇柚柚蜂蜜红茶。早在2012年,星巴克便以6.2亿美元将这家诞生于亚特兰大的高端茶品牌茶瓦纳TEAVANA™收购。在茶瓦纳系列推出的同时,星巴克也表态在接下来5年内,将计划发展茶业务总额提升至30亿美元。
星巴克烘焙梦工厂
    星巴克全球第二家烘焙工厂门店Roastery,预计将在 2017 年底于上海市中心南京西路的兴业太古汇开业。店内将集合烘焙工厂、咖啡店、周边产品展示中心和餐馆的空间等九个区块。而就在2016年 3 月 31 日,星巴克也选择把在北美和英国市场推出过的星巴克酒水服务 Starbucks Evenings 首次带入了日本东京,并计划在2018年在东京、纽约各开一家烘焙工厂。
高层变动
    2016年10月,星巴克中国原总裁王静瑛晋升为中国首席执行官,任命蔡德粦为中国首席运营官。除亚太区高层变动外,另一个在年底引爆的重磅炸弹即:现年63岁的首席执行官Howard Schultz将于明年卸任,并于2017年4月起担任公司的执行董事,专注于星巴克Reserve精品咖啡馆的创新、设计和发展业务。虽然此消息一出,星巴克股价一度应声大跌11%,但是通过上述举动,星巴克欲加强精品咖啡产品线,继续提升星巴克的品牌品位的决心对消费者来说未尝不是好事。同时,星巴克计划至2021年,大陆门店将超过5000家——意味着每18个小时就新开一家。目前星巴克中国已经拥有超过2300家门店。未来5年,星巴克中国的市场规模未来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未来的星巴克,是将在新的CEO带领下更具“科技感”,还是深受Howard的“人文精神”影响,继续深化精品咖啡市场的份额?不妨拭目以待。
 
4 、世界赛场上渐露鳌头的亚洲面孔
    2016年3月29日至4月1日,上海国际酒店用品博览会(Hotelex Shanghai)隆重举行,作为本届HOTELEX Shanghai的重头戏之一,大会与世界咖啡赛事组委会World Coffee Events(WCE)携手推出的六项国际级咖啡赛事悉数亮相,其中四项世界级总决赛——世界拉花艺术大赛、世界咖啡杯测大赛、世界咖啡烘培大赛以及世界咖啡与烈酒大赛是首次登陆中国咖啡舞台,这无疑是对中国咖啡市场和中国咖啡行业的认可。
 
2016世界咖啡师大赛(World Barista Championship)
    冠军被来自中国台湾的吴则霖(Berg Wu)收入囊中。他从2014年开始参加国际咖啡师大赛,第一次参赛就取得了全台湾历史上的最佳战绩——第七名。越战越勇的他今年带着独创的“冰把手”再战WBC,最终勇夺冠军。日本选手Yoshikazu Iwase获得亚军。同时代表中国参赛的,2015年WBC中国赛区的冠军胡颖,则获得了第12名,这是中国选手在这项国际赛事上的取得的最好成绩。
 
     2016世界拉花艺术大赛( World Latte Art Championship)
三位亚洲面孔则历史性的包揽了比赛的前三名!来自韩国的Um paul凭借精湛的技艺,勇夺冠军;中国选手李琦初次参加世界大赛便取得了亚军的好成绩,季军则花落日本选手Minako。
 
    2016世界咖啡冲煮大赛(World Brewers Cup)
前六名中有三位亚洲选手,分别是冠军:来自日本的Tetsu Kasuya;季军:来自台湾的王策(Chad Wang)和第四名:来自香港的王家俊(Benny Wong)。
 
   2016世界咖啡与烈酒大赛(World Coffee in Good Spirits Championship)
 
   同时参加两项比赛的吴则霖(Berg Wu)和胡颖成为了绝对的明星。前者不负众望又乘势将季军揽入怀中。后者则获得了世界第五的殊荣。
   另外,在2016世界咖啡杯测大赛中,来自韩国的帅气oba,Dongho Lee凭借稳定的发挥夺得了亚军。烘焙大赛中,来自日本的Yuya Kawai、来自韩国的Seong Jun、来自中国的Crazy Veiser和台湾的Stanley Wu也都纷纷挺进12强,代表了亚洲烘焙技术的最高水平。另外,这一波波的亚洲咖啡浪潮也大有席卷欧洲之势,甚至有外国选手开始寻找亚洲教练。明年,国际咖啡师大赛将在首尔举办,这是是继日本之后,该大赛第二次落户亚洲。期待亚洲选手能再接再厉,取得更好的成绩!
 
5 、 尘埃落定  SCAA与SCAE正式宣布合并
    自从2015年6月SCAE的副主席(现任主席)Paul Stack,在World of Coffee Gotheburg上提出与SCAA合并的设想那一刻起,关于精品咖啡界的两大巨头即将合并的报道就从未间断过。
     欧洲精品咖啡协会(Specialty Coffee Association of Europe),简称SCAE,1998年诞生于伦敦,目前在全球70多个国家有3000多名会员,并且在35个国家建立了SCAE的分会,其多年来推广精品咖啡的行动得到了全球范围各国际组织的广泛认可内。
 
    美国精品咖啡协会(Specialty Coffee Association of America),简称SCAA,成立于1982年,会员公司逾三千个,遍布世界40多个国家,涵盖咖啡行业各个领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精品咖啡贸易与交流分享平台、最权威的国际咖啡培训认证机构之一。
 
    最终,经过近两年的协商、投票,两大协会于2016年8月11日正式宣布合并。从投票结果来看,SCAA和SCAE两方的投票率都创了历史性的记录。8月5日的投票中,56%的SCAA成员参与了投票,其中有62%投了赞同票;而早在5月20日,51%的SCAE成员中有86%投了赞同票。而一般协会的投票率仅为所有成员的10%左右。如此高的投票率和赞成度也表达了两大协会内部对于联合的迫切愿望,并被支持者称作是“一个改变世界的运动”。诚然,在全球咖啡市场持续变革、整个咖啡产业价值链遭受全面性打击,新的咖啡专业人士不断涌现的的今天,两大精品咖啡业巨头的融合也是大势所趋。合并也将    为全球的精品咖啡行业带来一系列好处,包括:
   资源网络的建立、资源互惠
   世界上两大最具影响力的咖啡教育项目:SCAE咖啡证书联盟(SCAE Ciffee Diploma System)和SCAA通路体系(SCAA Pathways)将融合,未来全球将只有一个课程系统,由一群专门的培训师、作者和开发人员传授。
在全球影响力,赛事活动,标准化训练和证书的权威性等方面都会有所提升。对于零售商,特别是小型零售商来说,合并给他们带来的更多的知识,和全球消费者的反馈,以及优良的生豆资源。合并后的新组织将执行“一人一票”的规定,赋予每个人参与决定组织走向的权利。“一切以会员利益为先导”的宗旨不会改变。两个组织表示,目前正在努力将两个组织旗下所有教育项目合并为一个互惠系统,在此期间内,两大协会的成员享有的所有权益和学历认证将不会有任何变化。除此之外,两个组织都会保证原定于2017年举办的多项活动和赛事也会如期举行。当然,SCAA和SCAE的合并也存在其中的挑战性,新组织中庞大的人员构成可能会导致官僚主义作风的滋长,削弱新机构的执行能力。语言不通也是一大考验。双方在管理方式和发展目标等方面的差异性,也需要长期的磨合。
    其实,SCAA和SCAE的合并早有苗头,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由两个组织共同管理的世界咖啡活动组织WCE和它旗下包括世界咖啡师大赛(WBC)在内的几大国际级咖啡赛事。而且根据双方给出的财政预估显示,截止2021年,合并所带来的总收入将达到2600万美元,相较于2015年的1500万美元,有了很大提高。
    2014年6月,两大协会的执行委员在意大利米尼会面,商讨联合的可能性。
   2015年下半年,两大协会分别向各自的会员发起问卷调查。
   2016年1月,两大协会达成共识,继续推进合并进程,并签署合作协议。
  2016年3月31日,上海HOTELEX展会上SCAE常务理事David Veal和主席Paul Stack表示,两组织合并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咖啡业的可持续发展。
  2016年6月30日,SCAE协会主席Paul Stack正式公布了该协会内部的投票结果:SCAE成员以压倒性多数投票支持与SCAA统一。
   2016年6月30日,前SCAA主席Donald Schoenholt联合38名前主席中的11人共同发表了反对SCAA/SCAE合并的公开信。力劝协会成员不要支持两大协会合并。
  6、   咖啡器具的智能化趋势
    2016年随着科技的进步和咖啡产业的不断发展,大量智能化,一键化的咖啡器具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大众面前。从业界大佬La Marzocco、UNIC、Slayer,到行业新宠Poursteady、OTFES,放佛一瞬间,所有品牌都搭上了智能化的顺风车。
意式咖啡机的革新浪潮  隐藏机身更小巧
   Mod bar Modbar拥有的的是以最先进的压力分析系统(pressure-profiling system)为首的一系列模块化的咖啡冲煮系统还有把意式浓缩、手冲和蒸汽三大系统分开的操作模块设计,使单独调节每一个模块的参数成为可能,更精确的提高了每一杯咖啡的出品质量。
    MAVAM Espresso 通过内置式(under counter)的方式,最大程度的提升了咖啡机的稳定性。极简的机身设计,使得咖啡吧不再只是咖啡师的工作区域,更成为咖啡师与客人的交流平台。在使用性能上,MAVAM Espresso自带预浸泡功能;萃取时间和水温可根据不同的烘焙程度设定参数,萃取模式也可以在手动和自动间自由切换。
Brew Bar 这款由澳大利亚设计设推出的咖啡机也同样选择了隐藏机身的设计,功率方面却比市面上现有的机器提高了25%,并且可以根据店面或家庭需要,进行单个或多个机组的搭配使用。独有的脚踏制动蒸汽臂设计是它最大的亮点。
智能手冲咖啡机 解放双手不再是梦想
    Poursteady 这款机器由酷爱手冲咖啡的工程师Marc Sibenac设计完成,冲煮过程完全模拟咖啡师的打圈注水方式。一次按键就可完成5杯手冲咖啡的工作效率、全程与手机联网、可以时时更改比例的三大优势让这款机器一上市就得到了包括星巴克在内的大型连锁咖啡的青睐。
    OTFES 这款最近大热的智能手冲咖啡机有三大特色:首先是“螺旋机构”的专利设计,提升了咖啡层次感的同时也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咖啡的萃取率;其次,可以通过记录每个咖啡师不同的配方、水温、流量,以及机参数,原样重现专属的手冲味道;最后,表现稳定的双锅炉系统最大程度的降低了锅炉温度与出水温度温度间的差距。
交互式触摸屏带来新体验
    今年,越来越多的咖啡馆也开始采用“屏幕自助点单系统”,不论是在APP上提前预约下单,还是店内体验自助点单,通过屏幕上的详细介绍便能实现自助下单,一键消费的快感,科技都在让我们的咖啡生活变得更加简单。此外,今年的各大展会上,咖啡器具的自动化趋势也成为了突出的看点之一。例如可以一键完成一整套冲泡流程的“咖啡师版” UR5 机器臂;由Acaia公司推出的,可以通过手机软件记录冲煮曲线APP;还有可以根据不同参数设置实现“一键烘焙”的Aillio Bullet R1 Roaster;来自MG Coffee的Smart Tampers智能压粉器,等等。面对这来势汹汹的智能化浪潮,不禁让人好奇,当机械的自动化与咖啡师的精湛技艺完美融合时,咖啡产业的发展会进入到怎样的新阶段。
7  、云南咖啡潜力巨大 国际地位上升
     作为中国最早种植咖啡的省份之一,云南咖啡的种植历史超过百年,因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与气候环境,位列全球咖啡最佳种植区之一。截至2016年初,云南咖啡种植面积为177万亩,总产量13.9万吨,其咖啡种植面积和产量都占到全国的99%以上。其中,普洱市更是以70万亩的总种植面积,和4.95万吨的产量,成为咖啡贸易集散地,因此,中国果品流通协会也将云南誉为“中国咖啡之都”。2016上半年,云南省出口咖啡5.95万吨,创汇约2.45亿美元,创历史新高。这一年间,关于云南的咖啡大事件也是层出不穷:
云南咖啡交易中心在普洱市正式上线
     2016年1月12日,采用现代电子信息技术,汇聚全球范围可供交易的咖啡资源的云南咖啡交易中心在普洱市正式上线,一个信息公开、安全快捷、配套服务完善的采购平台就此建立。该中心的上线启动,标志着云南咖啡交易中心为云南咖啡产业量身打造的精品咖啡在线交易系统正式投入运营。普洱咖啡主要用于生豆出口,且价格受制于国际期货价格的波动,导致普洱出产的优质咖啡豆并没有卖到应有的好价钱。作为国内最大的咖啡交易中心和第三方服务平台,云南咖啡交易中心自建立以来,使越来越多的云南咖啡以优质优价进入国际精品咖啡市场,让普洱咖啡、云南咖啡有了自己的定价话语权。
国家咖啡检测重点实验室开工建设
      2016年2月,我国首个国家咖啡检测重点实验室在普洱市正式开工建设,它的建立填补了我国咖啡产品专业检测的空白,为咖啡产品的对外贸易提供有力的技术支撑。另外,此重点实验室的建立还为普洱咖啡产业检验检疫、仲裁、科研、人员培训和对外技术交流搭建起多功能服务平台,极大地促进普洱市乃至整个云南省咖啡产业的发展。
第二十六届世界咖啡科学大会
     2016年11月13日,第二十六届世界咖啡科学大会(ASIC)在昆明举行。世界咖啡科学大会是咖啡行业内唯一最具影响力和权威性的会议,也被称为咖啡科学界的奥林匹克。本次大会以“分享咖啡科学进步”为主题,吸引了来自美国、法国、德国、英国等近60个国家和地区的约400位咖啡界精英齐聚春城,展示与交流咖啡科技最终成果。
国际品牌的加盟为云南带来新活力
    2016年9月,爱伲庄园旗下的“中国第一个瑰夏咖啡庄园”也在云南诞生,这对整个中国咖啡行业的发展,以及云南咖啡种植和品种改良而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另外,星巴克,麦斯威尔等连锁咖啡品牌近几年也在云南设立了咖啡收购中心,并在大量的门店里直接销售云南咖啡豆。其中,雀巢作为云南咖啡最大的经营者,2015年的采购量达到1.2万吨,几乎是星巴克的两倍。该品牌旗下更高端的胶囊咖啡子公司Nespresso也一直采用云南咖啡豆中的精品豆作为加工原料,并且主打“云南限量版”的标签。2016年三月,雀巢的首个全球咖啡中心在云南普洱正式启用,时任雀巢全球CEO的Paul Bulcke 也公开宣布:“中国也将成为雀巢咖啡未来最大的市场”。
     如今的云南咖啡产业,已经形成了从种植、加工、消费到市场营销的完整产业链,在世界咖啡生产总量里,云南咖啡刚好超过1%。未来,“云南制造”是否能代表中国咖啡产品在世界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让我们拭目以待。
 
8、  气候变化敲响警钟 咖啡产地将不复存在?
    2016年,气候对咖啡的影响还在继续,在SCAA(美国精品咖啡协会)最新发布的《关于咖啡产业如何在变化中的气候环境里持续发展》(The blueprint for coffee in a changing climate)的白皮书里提到, IPCC(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预测按照目前全球持续排放出的温室气体的增长速度,会导致下世纪全球温度将升高0.5-8.7℃。由于全球变暖也会大大增加极端天气发生的频率,如风暴、洪水和干旱等。而作为农作物之一的咖啡,需生长在年平均温度为18-21℃的环境中,过高或过低的温度环境都会成为咖啡生长的致命伤。对此,IPCC大胆推测,若按照目前气候的变化速度,全球适合咖啡种植的土地面积将减少50%。到2050年,也许大部分咖啡人津津乐道的咖啡产地将会无法种植咖啡。
而早在今年九月,澳大利亚悉尼的气候研究院发表了最新的学术报告指出,若全球暖化以目前的轨迹延续,野生咖啡豆可能在2080年灭绝。报告中还指出,全球咖啡需求量日益增高,从而导致咖啡供需关系失调。
阿拉比卡咖啡会绝种吗?
    自上世纪六十年代至今,每年世界的咖啡总产量以三倍速度递增,需求量以每年5%递增。如此迅速的增长率全靠世界2,500,000名咖啡农来维持,而他们当中,有80% -- 90%的咖啡农是小型咖啡庄园主,他们所处的咖啡带地区也是全球气候变化最显着的区域。
   相比更为强壮的罗布斯塔,阿拉比卡对气候更敏感。几乎所有的商业阿拉比卡咖啡植株都源于埃塞俄比亚山地生长的咖啡树种,这就限制了它的基因多样性,使得它在气候变化面前尤其脆弱。比如在墨西哥,气温的升高带来了更多的降雨,一场暴雨可能导致植株来不及结籽。而在某些干旱的地方,咖啡的收成也同样受到严峻的挑战。在非洲中部,当地的气候越来越炎热、干旱,导致花朵在结果前就掉落。即使成功结果,长出的咖啡豆也又干又小。更糟糕的是,咖啡植株的天敌们却更适应炎热的气候,这其中首当其冲是叶锈病。   
    叶锈病是危害最严重的咖啡病害,而因为市场需求量增幅过快,不少农民选择从传统的蔽荫种植转向暴晒种植以求产量快速增长。但这却是导致中美洲和墨西哥咖啡农场大规模爆发咖啡叶锈病的主要原因之一。咖啡叶锈病摧毁了从墨西哥到秘鲁的咖啡树,中美洲国家受灾情况最为严重。
 
     气候变化将会影响咖啡价值链的任何一个环节。由于太多的无法确定的风险,咖啡农和咖啡公司不得不花费更高的成本来管控咖啡质量。包括海运和陆运在内,由于全球气候变化也会给咖啡运输带来很大的麻烦。由于成本上升,消费者手中的那杯咖啡可能变得更贵。
罗布斯塔豆的崛起?
    上文提到生豆消费量连续出现两年供不应求的情况,往年储备的陈豆、罗布斯塔豆也成为应急方案。同时,国内外也出现少数挑选罗豆精品进行烘焙、制作以及出售的店家。这让人不禁思考,在日渐恶劣的气候环境下,更易产出的罗布斯塔的销量是否上涨?
    虽然罗布斯塔是咖啡三大品种之一,但呈现出来的特性大相径庭:同样颗数的咖啡豆,却带有比阿拉比卡多两倍的咖啡因,且风味主调和麦茶极为相似,甜度较低。意大利人是最早开始使用罗布斯塔的国家。除此之外,越南及马来西亚是使用最多的国家,而在台湾,目前大多被当作商业咖啡来使用。
据越南《经济时报》9月报道指出,越南西原地区咖啡生豆价格已达1771-1794美元/吨,较8月底上涨176.76美元/吨,同比上涨441.89美元/吨。罗布斯塔咖啡豆在胡志明市离岸价格从6月底的1650美元/吨,到现在近1900美元/吨,上涨200多美元/吨。据越南专家分析,罗布斯塔咖啡豆价格高涨的首要原因是供求失衡。今年前8个月,越南咖啡出口量达127万吨,金额达22.5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39.9%和20.7%。越南已出口大量的罗布斯塔咖啡豆,国内库存所剩无几,而巴西和印度尼西亚罗布斯塔咖啡豆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纵观全年贸易数据,似乎在咖啡消费量在稳步上升的同时,生产量由于气候、环境等问题脚步迟缓,若继续以年均2%的消费增长速度,全球生豆产量与消费量的差距会日趋增大吗?抑或是促使了罗布斯塔的消费量?答案不禁令人好奇。
对此,SCAA在白皮书中也针对产业链中不同角色提出倡议:
 
9  、 速溶咖啡的新浪潮
    2000年左右,随着第三波精品咖啡浪潮的兴起,注重产地区域差异,强调每一杯咖啡不同口感的精品咖啡,越来越得到大众的认可与接受。即使这样,据调查显示,目前全球范围内仍有34%的咖啡消费者,第一选择仍是速溶咖啡以韩国为首的亚洲国家,过去15年的速溶咖啡消费量占全世界咖啡市场销售额的20%。而且,预计到2018年速溶咖啡市场产值将超过350亿美元。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业内人士就开始考虑弄能否将速溶咖啡的便捷性与精品咖啡的高品质相结合,创造出一种集两者优点为一身的咖啡产品。
    2016年,一种被《时代》杂志形容为“真正会让你想喝的速溶咖啡”的新型管装精品即溶咖啡“Sudden Coffee”横空出世,吸引了不少咖啡业内人士和咖啡爱好者的目光。Sudden coffee成功打破了人们对速溶咖啡低质,廉价的古板印象,以高质量的咖啡生豆和高科技含量的加工技术为主打,让人们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简单的器具就可以做出一杯堪比咖啡店出品的美味咖啡。近日,公司已得到了一笔价值270万美金的风险投资基金。另外,Sudden Coffee于2016年12月14日声称,希望将自己与传统的速溶咖啡区别开来,并以“NO-Brew Coffee”(无需冲煮的咖啡)这一新理念面世,希望让消费者感受到手冲风格的香气、更加顺滑、丰富的口感和持续卓越的品质。
   另外,哥伦比亚国家咖啡生产者协会(FNC)旗下速溶咖啡的生产商Buencafe也一直以“高品质冻干技术”引领速溶咖啡的潮流。这一品牌旗下有着哥伦比亚最大的冻干速溶咖啡工厂,和42年的冷冻干燥技术经验。利用极低温度冷冻咖啡萃取液,让液体瞬间变为固体颗粒的过程,更好的保持了咖啡的原有风味。最新的精品咖啡胶囊系列一经推出也深受大众喜爱。
随着越来越多的咖啡生产商的介入“精品速溶咖啡”的市场接受度也越来越高,速溶咖啡的革新是否会引领下一个浪潮?不妨拭目以待。